新闻资讯    

如何在组织管理研究中开展神经科学研究

本期为大家介绍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

2019年第一期的内容

这一期是关于组织管理中神经科学研究的特刊。


1. 组织研究的功能性磁共振成像

技术综述

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是行为科学家的一个鼓舞人心的工具。它提供了一种方法,通过这种方法,人们可以在不进行侵入性手术的情况下,在思考、行动或感知时,看到大脑的行为。在这一点上,功能磁共振成像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相对容易的方式,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窥视行为的外壳和大脑。用神经关联来描述行为可以支持或抛弃关于大脑和行为的理论假设,从而识别个体和群体差异的标志。数据采集和分析的明显便利性促进了功能磁共振成像的日益普及。但是这是有代价的:低信噪比,实验设计的局限性,以及正确应用和解释统计测试的困难,这使得已发表的功能磁共振数据的可靠性和有效性受到质疑。在这里,我们的目的是提供一个方法的概述,重点是功能磁共振成像及其分析。我们的目标是为新手用户提供一个全面的框架来开始设计人类的成像实验。

文献来源:Loued-Khenissi, L., Döll, O., &Preuschoff, K. (2019). An Overview of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Techniques for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 22(1),17–45.doi: 10.1177/1094428118802631

 

2. 功能近红外光谱(FNIR)在自然/社会环境下评估人类行为过程中大脑皮质功能:

一篇简明综述

在适当的刺激下,可通过功能近红外光谱(FNIR)获得皮质血流动力学反应的实时图,该光谱将多个来源和检测器放置在人头皮上后,无创地测量氧合和脱氧血红蛋白的变化。本综述旨在简要概述FNIR的基本原则,包括特征、优势、局限性和评估人类行为的效用。可移动/无线商用FNIRS系统的时间分辨率为1至10赫兹,深度灵敏度约为1.5厘米,空间分辨率高达1厘米。FNIR已被发现适用于社会科学、神经成像基础研究和医学领域的许多人类应用,无论是成人还是婴儿/儿童。我们将提供FNIR在不同情况下(在自然和社会情况下)评估人类行为中大脑皮质功能的当前和未来前景的一些例子。此外,最新的FNIR研究通过采用超扫描方法来研究人际互动,该方法包括同时测量两个或更多人的大脑活动。

文献来源: Quaresima, V., & Ferrari, M. (2019). Functional Near-InfraredSpectroscopy (fNIRS) for Assessing Cerebral Cortex Function During HumanBehavior in Natural/Social Situations: A Concise Review. OrganizationalResearch Methods, 22(1), 46–68. Doi: 10.1177/1094428116658959

 

3. 组织神经科学脑电图和事件相关电位入门

脑电图技术(EEG)是神经科学中第一种非侵入性脑测量方法。过去100年左右的技术进步使脑电图成为一种真正的脑成像技术。在这里,我们简要介绍脑电图生物物理学,测量方面和脑电图数据分析。我们使用事件相关电位(ERPs)的例子,尽管这些问题同样适用于其他类型的脑电图信号,并在所谓的电神经成像框架的基础上概述分析方法。我们为组织研究人员详细介绍了电神经成像的解释优势,并描述了一些正在进行的技术发展领域。我们同样强调在更现实的环境中使用脑电图的实际考虑。这本初级读物旨在为组织研究人员和新手提供一个了解脑电图如何应用于他们研究的切入点。

文献来源: Tivadar, R. I., &Murray, M. M. (2019). A Primer on Electroencephalography and Event-RelatedPotentials for Organizational Neuroscience.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22(1), 69–94. Doi: 10.1177/1094428118804657

 

4. 脑磁图综述

脑磁图(MEG)是通过记录大脑外的神经磁场来研究大脑电活动的一种方法。与脑电图(EEG)一样,MEG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毫秒级时间分辨率,并且可以估计潜在活动的空间分布,在有利的情况下,定位精度为几毫米。为了检测微弱的神经磁信号,采用了超导传感器、磁屏蔽室和先进的信号处理技术。对MEG数据的分析和解释通常涉及使用不同的空间、时间和光谱测量皮质活动和连通性来比较受试者组和实验条件。以阅读能力正常和受损的受试者的口语处理研究为例,说明了MEG在认知神经科学研究中的应用。大脑皮层区域网络内的时空活动模式映射可以提供有关大脑与感觉和认知处理相关的功能结构的有用信息,包括语言、记忆、注意力和感知。

文献来源: Ahlfors, S. P., &Mody, M. (2019). Overview of MEG.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 22(1),95–115. https://doi.org/10.1177/1094428116676344 

 

5. 无创性脑刺激技术可以调节认知过程

最近的研究方法允许大脑活动的无创性调节,这样能够调节人类的认知行为。这些方法包括经颅电刺激和经颅磁刺激,两者都有多种变体。这两种大脑刺激的一个特点是它们调节大脑活动,进而调节认知行为。在这里,我们用他们假定的神经机制来描述这些方法,以便经济和社会科学的学者使用,而这些方法的先验知识却很少。我们的重点是在设计研究时选择可用的方案和实验参数。我们还回顾了近年来在各自领域成功应用它们的一些研究。我们提供需要考虑的限制的简短提示,并在适当的情况下参考相关文件。

文献来源:  Veniero, D., Strüber,D., Thut, G., & Herrmann, C. S. (2019). Noninvasive Brain StimulationTechniques Can Modulate Cognitive Processing.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22(1), 116–147. Doi: 10.1177/1094428116658960

 

6. 十多年的神经经济学:

我们学到了什么?

在其成立之初,神经经济学承诺要彻底改革经济学。这一前景尚未实现,神经经济学在主流经济学中的渗透也有限。然而,宣告神经经济学已经失败是错误的。与此相反,神经经济学论文的年发表率自2005年以来大约翻了一番。尽管直接应用于经济学的数量仍然有限,但由于该领域尚处于起步阶段,我们已经对大脑如何做出决定有了惊人的了解。在本文中,我们回顾了神经经济学中出现的一些主要课题,并强调了我们认为将构成未来应用于经济学的基础的发现。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关注现有的经济学应用和未来的研究方向。

文献来源:  Konovalov, A., & Krajbich, I. (2019).Over a Decade of Neuroeconomics: What Have We Learned? Organizational ResearchMethods, 22(1), 148–173. Doi: 10.1177/1094428116644502

 

7. 消费者神经科学:

过去、现在和未来

在本文中,我们概述了消费者神经科学的发展领域,并讨论了何时以及如何将神经生理数据整合到商业领域的研究中。我们首先讨论了消费者神经科学的基本要素,并展示了一系列的研究,突出了神经科学研究和理论可以为现有的营销研究领域添加的方式。接下来,我们将讨论大脑数据允许我们解决的新领域和问题,例如在一系列决策类型中预测市场水平行为的新能力。最后,我们提供了有关该领域新兴前沿的见解,我们认为这将对我们对营销行为以及组织行为的理解产生重要影响。

文献来源:  Karmarkar, U. R., & Plassmann, H. (2019).Consumer Neuroscienc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rganizational ResearchMethods, 22(1), 174–195. Doi: 10.1177/1094428117730598

 

8. 神经金融学

神经金融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研究领域,通过将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观点与金融理论相结合,力求理解金融决策。利用行为实验,神经金融学研究我们如何评估金融选择的不确定性、时间限制、风险和战略信息,以及金融决策如何受到情绪、心理偏见、压力和个体差异(如性别、基因、神经解剖和个性)的影响。此外,它还研究大脑是如何处理财务信息的,以及个人决策是如何在其中产生的。最后,通过将这些实验与计算模型相结合,神经金融旨在为经典金融理论的明显失败提供另一种解释。在这里,我们将介绍神经金融学,看看它是如何植根于不同的研究领域的。我们回顾了早期的发现和影响,并以神经金融学的开放性问题结束。

文献来源:Miendlarzewska, E. A.,Kometer, M., & Preuschoff, K. (2019). Neurofinance. Organizational ResearchMethods, 22(1), 196–222. Doi: 10.1177/1094428117730891

 

9. 神经科学方法

在组织研究中的附加价值

历史上,脑成像技术缺乏可用性和高昂的费用限制了神经科学研究在组织环境中的应用。然而,技术的最新进展使得在组织环境中以相对较低的成本和实际的方式使用脑成像来进一步研究成为可能。在本文中,我们权衡了神经科学应用于组织研究的利弊。此外,我们还提出了三个关键的方法学问题,需要考虑到这些应用:(a)评估水平,(b)内在与反射性大脑活动,以及(c)大脑区域或网络的目标。我们还举了一些具体的例子,说明神经科学如何应用于个人和团队层面的组织行为研究中的各个主题领域。

文献来源:  Waldman, D. A., Wang, D., & Fenters, V.(2019). The Added Value of Neuroscience Methods in Organizational Research.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 22(1), 223–249. Doi: 10.1177/1094428116642013

 

10.     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神经行为学研究

对群体和组织中人类行为的相关性

我们是唯一拥有复杂的交际系统和敏锐的社会认知能力的生物吗?这些非凡的能力是如何发展的?即使是几个世纪前提出的,这些问题仍然滋养着当前的研究和辩论。一种识别人类社会和交流能力进化动态的相关方法似乎是研究我们最接近的亲戚,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在这篇文章中,我关注两种能力,这两种能力推动了我们独特的社会性的建立,并且仍然在群体和组织中的日常人类行为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a)人类语言的起源,通过研究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的手势、发声和面部表情;(b)前体和神经基础。我们评估他人心理状态的能力机制,即心理理论。在每一部分中,实例都说明了用于研究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的交流和社会能力的不同方法论方法的优势和局限性,并根据当前的假设讨论了结果,同时还公开讨论了是什么造成了我们物种的奇异性。

文献来源:  Meunier, H. (2019). The Pertinence ofStudying Neuroethology in Nonhuman Primates for Human Behavior in Groups andOrganizations.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 22(1), 250–274. Doi: 10.1177/1094428118756741

 

11.     神经科学启发设计:

从学术神经营销到商业相关研究

全世界的公司和组织都希望了解、预测并最终改变他们与之互动、提供建议或其他服务的人的行为:是容易出事故的司机,是被超市货架上大量替代产品轰炸的购物者,还是临床肥胖人口比例的不断增长。希望通过更多地了解大脑,利用神经科学的最新进展,可以设计出更有效的干预措施。但是,神经科学启发的方法能提供什么样的洞察,超越更传统的,更不用说当代的行为方法了?本文重点介绍了三个关键领域:神经工效学、神经营销和神经美食学。神经科学启发的方法的效用用了一些具体的现实例子来说明。本文还讨论了商业神经营销研究的实际挑战,包括成本、时间安排、道德/合法性和扫描仪的使用(在某些国家),以及人们通常接受测试的情况的有限生态有效性。这篇评论强调了将学术神经科学研究转化为商业神经营销应用的一些关键挑战。

文献来源:  Spence, C. (2019). Neuroscience-InspiredDesign: From Academic Neuromarketing to Commercially Relevant Research.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 22(1), 275–298.https://doi.org/10.1177/1094428116672003

 

12.     组织研究中神经科学的哲学基础:

功能和非功能方法

神经科学为阐明包括意识在内的精神现象的作用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然而,这种现象在人类行为解释中的地位是有争议的。例如,意识被解释为各种不同的和相互冲突的形式,使得在研究者没有投入到一种或另一种意识的情况下,很难以有意义的方式进行诠释,这对假设的发展、研究方法和对发现的解释有着极其不同的影响。我们探讨了不同意识解释的概念基础,并考虑了研究意识在研究中作用的替代方法。最后,尽管没有一种方法是完美无缺的,或在任何方面都支配着所有其他方法,但我们相信,任何可行的方法都必须考虑到,如果不是特权的话,在作为观察者和了解自己的行为和历史的人的主观的、第一人称的自我过程的意义上的自我,以及所附的感觉和意义。在这方面最有前景的框架可能是非归纳一元论的某种变体,或者可能是一种尚未连贯发展的自然主义二元论。

文献来源:  Bagozzi, R. P., & Lee, N. (2019).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of Neuroscience in Organizational Research:Functional and Nonfunctional Approaches.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22(1), 299–331.https://doi.org/10.1177/1094428117697042

 

13.     内源性脑状态在组织研究中的作用:

向认知过程的动态视图迈进

包括功能性神经影像学在内的神经科学的主要观点是,大脑是一个基本上是反应性的系统,其中一些感官输入导致一些神经活动,进而导致一些重要的反应,如运动活动或一些假设的更高层次的认知或情感过程。这一观点推动了神经科学方法在管理和组织研究中的兴起。然而,反应观点提供了对现实世界中生物如何运作的最好的部分理解。事实上,与任何神经系统一样,人脑也表现出持续不断的活动。这种内在的脑活动是在内部产生的,而不是对某些环境刺激的反应,因此被称为内源性脑活动(endogenous brain activity, EBA)。在本文中,我们将EBA概念性地引入到组织研究中,并对其度量进行了解释,并进一步表明,将EBA纳入管理和组织理论以及实证研究中,有可能彻底改变我们对组织中人的选择和行为的看法。

文献来源:  Braeutigam, S., Lee, N., & Senior, C.(2019). A Role for Endogenous Brain States in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ovingToward a Dynamic View of Cognitive Processes.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22(1), 332–353.https://doi.org/10.1177/1094428117692104

 

14.     心率变异性分析:

组织神经科学的一种方法论

近年来,运用神经科学方法与发现来探讨在组织管理现象,在组织神经科学的新兴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融合。然而,这项研究主要集中在大脑上,常常忽略了对人类神经系统活动的更全面的分析以及评估它们的相关方法。在本文中,我们旨在通过回顾心率变异性(heartrate variability,HRV)分析来缩小这一差距。心率变异性分析是一套评估心律随时间变化的节拍变化的方法,用于推断自主神经系统(ANS)的流出。除了考虑解剖学、生理学和详细的方法学外,我们还讨论了相关的理论、伦理和实际意义。总的来说,我们认为,这种方法不仅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了解与管理咨询相关的大量构造,而且还可以推动组织神经科学研究的总体议程及其生态有效性。

文献来源:  Massaro, S., & Pecchia, L. (2019). HeartRate Variability (HRV) Analysis: A Methodology for Organizational Neuroscience.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 22(1), 354–393.https://doi.org/10.1177/1094428116681072

 

15.     身体和大脑:

测量皮肤电导反应以了解情绪体验

在本文中,我们介绍了一种测量皮肤电导反应(skin conductanceresponses,SCR)的方法,它反映了与情绪、决策和最终行为相关的周边(身体)信号。虽然测量SCR是一种成熟、稳健、广泛使用且相对便宜的方法,但在组织研究中很少使用。我们介绍了SCR方法的基本方面,并解释了信号的行为意义,特别是与情感体验有关的。重要的是,我们详细描述了一个特定的研究方案(恐惧条件作用),作为一个说明性的例子,来支撑对于组织学者来说并不熟悉的的初始步骤。我们还提供刺激演示和基本数据分析的相关脚本,以及教学视频,以便于将SCR方法传播到组织研究中。最后,我们提出了潜在的未来研究问题,这些问题可以通过SCR的测量来解决。

文献来源:  Christopoulos, G. I., Uy, M. A., & Yap,W. J. (2019). The Body and the Brain: Measuring Skin Conductance Responses toUnderstand the Emotional Experience.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 22(1),394–420. https://doi.org/10.1177/1094428116681073

 

16.     组织神经科学的缺陷:

对未来研究的批判性回顾与建议

神经科学的潜在优势,作为研究组织行为的可行性框架取决于学者们的评估、设计、分析,以及准确解释神经科学研究成果的能力。在出版这本专刊之前,对于寻求平衡性、信息性以及方法严谨性来整合神经科学与组织科学的研究文献相对较少。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我们提出了设计逻辑和推理问题,涉及评估和开展利于组织科学发展的神经科学研究。具体来说,回顾了功能性磁共振成像、脑电图、病变研究、经颅磁刺激和经颅直流电刺激的神经科学方法,并注意如何将这些方法结合起来以获得集中的证据。然后,我们讨论各种设计的优点和局限性,强调逆向推理是组织神经科学不稳定却必不可少的问题。我们提供了解决有关逆向推理局限性的解决方案,并提出了能够进行更强有力推理的特性。文章最后根据这些关键的设计特点,对组织神经科学的一些实验工作进行了回顾。

文献来源:  Jack, A. I., Rochford, K. C., Friedman, J.P., Passarelli, A. M., & Boyatzis, R. E. (2019). Pitfalls in OrganizationalNeuroscience: A Critical Review and Suggestions for Future Research.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 22(1), 421–458.https://doi.org/10.1177/1094428117708857

本文整理翻译:陆思羽

后续分享小编将以读书笔记的形式

给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敬请关注本公众号

声明:文章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盗用内容维权必究



发布时间:

2019年06月05日

上一篇: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第二期

下一篇:

Mplus如何读取数据与做基本的数据分析?